Jiang share foun

浴室里其实没有人,水是我开的

有一年圣诞节,室友和女朋友约会去了,我一个人在房间里。  我把浴室的灯打开,把热水打开,浴室里就雾气腾腾透出光亮,像一个神迹显现。  我在隔着一个客厅的房间里上网,发帖子,发微博,假装自己正在等一个女人洗完澡,出来陪我做爱,但其实水是我开的,浴室里没人。  我的室友回来了,带着一个女孩,他很吃惊的看着浴室。  你带了人回来吗?  我应该诚实,但真相...

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

我表哥,论辈分其实应该叫叔,但年龄只大我一岁,我叫不出口,就自作主张降了他一个辈分。他打小读书成绩就好,高考时发挥失误了,不小心考了个普通大学。他读大三的时候我读大一,过年回来亲戚聚会时不见他,忙询问,他妈妈小声告诉我,说他在学校里看书呢。过了几个月,我因为旅游去了他所在的城市,约他出来见个面吃个饭。他从学校匆匆赶来火车站接我,下巴长了一圈胡茬,头发乱成一堆,身上穿的衬衣还掉了两个扣子。我们去附近...

思念到极致是什么感觉

包子是部门新来的实习生。他是个奇怪的人。他有两部手机,一部是像模像样的智能机,另一部是过时到收废品的人也不会正眼瞧一眼的板砖诺基亚,样子与下面这张图片很像:工作实习上的电话来往,包子都会用那个正常的智能机。但这部满身划痕的诺基亚,他一直都放在办公桌上,也不见落灰,想必是天天都会拿起来用吧。包子和我的工位是紧挨着的,虽然不在同一个项目组,我们还算熟识。我从未见过他用这部破手机打过电话,但他似乎对这手...

日有所思

我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。我最大的梦想是……做一个梦。活了十七年,从来没有做过一个梦。每次听到别人讲自己做的梦,我都非常羡慕。上帝啊,让我做一个梦吧,哪怕是个噩梦呢。我时常这样祈祷。一个晚上,我的母亲问我,今天怎么不开心?我说在我的想象中……呸!我说我想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做一个梦。母亲说世事无常,早点睡觉。挂了电话,我躺在宿舍,翻来覆去,终于睡着。再醒来时,发现自己身子漂浮在空中,活动了一下手脚,心里出...

优秀的程序员不会为股权卖命

“你是个优秀的程序员,我是个伟大的企业家,我这有个极具创意的想法,你帮我实现出来。我手头没钱给你,但作为回报,我可以给你股权。怎么样?” 每个月都有人这样问我,通常我都是拒绝的,不是因为我不喜欢那些产品创意,其实那些创意点听起来很有意思。也不是因为我太忙没时间,为了好的创意,再忙也会挤出时间去做。我拒绝,是因为我根本不认可你是个伟大的企业家。你希望有一个或者一群优秀的程序员来帮你实现你的产品,并愿...

这个世界不欠你

人心真的很偏激。这几天在北京,就听一个保安说:看咱们小区,开什么好车的都有,全他妈的为富不仁!开好车跟为富不仁,这之间一点逻辑关系也没有,不知道这个保安怎么把二者挂联起来的。还没等我理清他的逻辑,就听另一个保安说:就是,穷的穷死,富的富死,太他妈不公道了。我现在就盼来一场运动,到时候我第一个报名,不打死这些为富不仁的有钱人,我管他们叫爹!后面说话的保安,脸上的肌肉扭曲着,年轻的眼睛透射着我无法理解...

流亡

刚才去看Google ,最下面有个语言选项,我的页面已经选择成了中文简体语言,然后看到页面说没有选择设置位置。我就很好奇设置一下地域,结果发现选项里面没有中国大陆、也没有香港、澳门、台湾。Google的中文简体原来是为海外华人提供的,我们都已经流亡了。...

郑智老师,你说为什么?

——“老师,你说西方大国千万百计想全盘西化中国?”“对。”“拿他们的模式硬套我们,让我们变得跟他们一样?”“对。”“《大国崛起》说他们已相继崛起,他们也希望中国学他们崛起?”“不对。”“西方大国想遏制中国崛起?”“对。”“那他们还要西化和演变我们干啥?”“……。”——“老师,你说帝国主义就是垄断资本主义?”“对。”“跨国公司代表垄断资本主义?”“对。”“我们招商引资首先要招引跨国公司?”“对。”“...

他们,我们

先通过传媒制造各种外敌入侵的现象,引起民众恐慌,然后他大声宣布民众只需要沉默地服从他们就行。一无所知的民众服从了。当出现问题的时候,他们便把一切都归罪于所谓的外敌。我们信了。但这个方法有时候行不通,于是又编造出天灾的谎言。我们又信了。当天灾也不能解释这些现象的时候,他们就找出几个替罪羊,杀之而堵众口。我们沉默不敢言语。这时,他们还要树立起英雄,还要鼓吹恩德。奇迹不是由天朝创造,而是由天朝制造,埋的...